家庭重要还是工作重要?这件事之后,我终于找到了答案

注册贝仓APP,邀请码:154388, 购物享受批发价

2&fm=15&gp=0.jpg

同时兼顾事业和家庭不容易,但两个人齐心协力就不怕。

——小婚家

01

小宝因为肺炎住院那天,我接到了公司安排去上海出差的通知。

赶到医院时,小宝正趴在程东的肩头上,可怜巴巴地小声啜泣。

小保姆陈丹举着输液架子,亦步亦趋跟在他们后头。

我伸手想抱小宝,他看了我一眼,嘴巴一扁大哭起来,死活不要我抱。我的手尴尬地举在半空。

程东得知我要出差5天,脸色陡然晴转阴,他失控地抓起桌头柜上的瓷杯砸向墙壁,小宝被吓得哇哇大哭。

他狠狠瞪我一眼,猛地攥住我的手腕,将我拖到楼梯间。

合上防火门后,他爆发了:“有你这么当妈的吗?孩子生病住院,你还一心惦记着你的工作,是孩子重要还是工作重要?”

我自知理亏,一声不吭地任由他数落。

程东更加怒不可遏:“我就想问问你,小宝长这么大,你抱过他几次?你给他喂过几次饭?你陪他玩过几次?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你的亲生孩子!”

我委屈地抬起头来:“我这么拼命,还不是为了给小宝一个好的未来?我要是窝在家里带孩子,你又该嫌弃我不会赚钱了。”

程东愕然:“赚钱归赚钱,难道赚钱就要赚得六亲不认吗?小宝才两岁,你怎么就不心疼他?”

我当然心疼小宝,可我有什么办法?

外企本就竞争激烈,当初我刚坐完月子就赶紧销假回去上班,工作已经被其他同事架空了一半。若是再拖延几个月,我前几年拼搏出来的一切都只能拱手让人。

我也想当一个多陪伴孩子的好妈妈,可现实允许吗?在职场里混,不进则退,难道其他人会停下来等我?

下午,我还是坐上去上海的航班。

从我离开医院那一刻起,我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程东拉黑了。

我气急,这男人真幼稚!

02

第二天,我忙到深夜才回到酒店,没想到会在酒店大堂遇上母亲。

我吃惊得合不拢嘴,问母亲怎么会来这里?

母亲剜了我一眼:“我要是再不来,你的家就要散了。”

母亲说,她昨天想跟小宝视频聊天,才知道小宝进了医院。

她去看过小宝后,得知我撇下生病的孩子去出差,就赶去我的公司打听我出差的地点和酒店,赶紧买机票也过来了。

母亲的神色有些奇怪,将手机递给我看。

我一眼看到屏幕里,小宝坐在医院楼下的草坪上玩,程东和陈丹一左一右地陪在他身旁。

小宝笑嘻嘻地跑几步,返回来亲了亲陈丹。

他再跑几步,又扭头回来亲程东,拉着程东陪他玩皮球。

程东的眼里映着夕阳暖暖的光亮,柔软得似乎要溢出来,一直追随着嬉笑的小宝。

母亲说,当妈的人不能不管孩子,让我明天必须跟她回去。

我跟她解释,这个时候真的走不开。

可不管我怎么说,母亲都不听,她还气急败坏地拎起我放在沙发上的笔记本电脑,狠狠砸向茶几的尖角。

我尖叫着跳起来,我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剩下怒火。

我崩溃地朝她吼:“为什么就连你也逼我?我要是不拼命工作,哪天程东厌烦了我,我也会被一脚踹出门,一无所有!”

我蹲下去,两手捂着脸无声地流泪。

是的。

我不想像母亲一样,被人扫地出门却无法反抗,被外面的狐狸精欺负得死死的还要咬牙忍着,我就想活得有安全感一点,我做错什么了?

母亲没想到我会喊出这么一番话,她瞪着我,刚才的气势萎了下来。

半晌,她慢慢蹲下来,将我搂进怀里。

我僵了一下,眼泪流得更急了。

03

我也曾有过一个幸福温暖的家。

我的父母都是双职工,家境不错,我从小就备受宠爱。

后来因为我意外受伤,爷爷奶奶和父亲都逼着母亲辞职专心照顾我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父亲和母亲开始冷战、争吵,直到最后,他们的婚姻一拍两散。

亲戚们不止一次说过,要不是因为我这个拖油瓶,母亲也不至于放弃铁饭碗,伸手跟男人讨钱花,落得一个被抛弃的下场。

我心里也觉得,如果当初母亲不辞职,就不会遭到父亲的厌弃。

无论如何,我都不可能放弃工作,因为我不想走母亲的老路。

如今,我撕心裂肺地嚎了一场,倒觉得压在心里这么多年的重担一下子轻松了。

母亲坐在我身旁絮絮叨叨:“琳琳,其实你爸并没有那么坏......”

她的声音有些晦涩,夹杂着低哑的呜咽,听得我心里猛地一颤。

她说,当年我上寄宿学校后,她突然闲下来,染上了打牌的坏习惯。

她每天都泡在牌桌上,不做饭不搞卫生,连父亲什么时候回家都不知道。

父亲辞职创业时,她也忙着打牌,根本顾不上父亲。

母亲的眼眶有些红:

“当年的事,我也有责任。我跟你爸吵闹不休,吵完就去打牌。你爸在外头有情况两年,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要是我能多关心关心他,早就发现苗头了,也不至于走到离婚的地步。琳琳,我不是因为没了工作被离婚,我是自己把日子过得一团糟才被离婚的。”

我心头大震。

这是父母离婚后,我第一次听母亲提起父亲,没想到母亲竟然会为父亲说话。

母亲泪眼朦胧地看着我:“你说你不想像我一样,可你扔着家里不管,不关心男人和孩子,可不就是在学我?”

我哑口无言。

母亲摇着手机:

“我早就想提醒你了,难道你没看出来,保姆跟你的男人和孩子才更像一家人吗?程东那么重视家庭,你却一心做一个赚钱的机器。如果保姆有心,早晚能抢走你的男人。”

我犹如被人当头一棒,脑子发晕。

04

5天的工作,我日夜不休,只用了3天就做完。

赶回医院时,程东正陪着小宝在搭积木。听到我的声音,程东脸色淡漠,连头都没抬。

我让陈丹回去休息,说今晚我留下来照顾小宝。

陈丹脱口而出:“不用了吧。”

我的脸色有些冷,她赶紧说:“我在这里陪了小宝好几天,比较了解他的情况,李姐你放心回去休息,我会照顾好小宝的。”

我笑了笑,不应声。

陈丹看着程东,磨磨蹭蹭不愿意走。

程东也有些迟疑,担心我照顾不好孩子。

我冷淡地说:“小宝是我的儿子,我总得学着怎么照顾他,不可能一辈子依赖别人。就这么决定吧。”

我看着小陈丹慢吞吞挪出门去的背影,赫然发现当初那个瘦得像麻杆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,身段窈窕,凹凸有致。

她看向程东时,两眼好像汪着两洼清泉,水光潋滟。

我后怕不已,若不是母亲提醒,我的家庭会遭到什么样的冲击还说不定呢。

深夜,小宝刚睡下没多久,突然大声咳嗽起来,小脸憋得通红。

搂着小宝一起睡的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到程东从陪护椅上一跃而起,他一边抱起小宝,一边按铃呼喊护士。

护士用一根长长的塑料管子伸进小宝的鼻孔里吸痰,小宝拼命挣扎,哭得声嘶力竭。

程东一边拍着他的手背低哄,一边撇过头去不忍心看。

护士走后,程东抱着小宝在走廊转来转去,熟练地给他拍背震痰。

第二天一早,我醒来就看到程东躺在狭窄的陪护椅上,眼睛周边有一圈青黑的印记。而小宝趴在他胸前酣睡。

我突然觉得羞愧不已。

程东开了一家培训机构,相比我清闲一些。

这些年,我一心扑在工作上,家里和孩子几乎都是程东在打理。上一个保姆突然辞工,林浩还背着小宝去上课。

我从前总怨恨父亲,有了母亲照顾家里,父亲才能专心在职场冲刺,父亲却不懂得感恩。

如今的我,跟父亲又有什么不同?我何尝不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程东的付出?如果没有程东的付出和包容,我能在职场有今天的成就吗?

05

带娃一天,我累得快趴下了。

我从来不知道,带孩子竟然这么累,简直是心力交瘁。我不敢想象,孩子出生后这两年多,程东是怎么度过的。

晚上程东过来,我诚恳地跟他道歉,说自己过去做得不好,以后一定会改。程东没说话,但过了两天,他将我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。

小宝出院后,我申请转去一个工作强度不那么大的岗位,尽量抽时间回家吃晚饭。

夜里我起来上厕所时,看到陈丹溜进书房。

我将耳朵贴在书房的门上,听到陈丹断断续续的哭泣声:“她脾气不好,又不顾家,根本不管你和小宝,我就不会这样......”

随即是程东低低的怒斥声:“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,赶紧出去!”

我冷笑一声,扭头回了房间。

过了两天,程东说有个朋友推荐了一个更好的保姆,他想换掉陈丹。新来的保姆四十多岁,话不多,做事很麻利。

我一直悬着的心放松下来。

我的生活渐渐走上正轨,似乎什么都没变,又似乎有什么改变了。

周末时,我给保姆放假,照着电视里的菜谱研究怎么做几道拿手菜,或者一家三口去爬山、去海边露营。

晚上不管再累,我都不再独自躲去书房睡,而是跟程东一起给小宝读绘本,陪他一起睡。

程东看我的眼神渐渐回温,小宝也越来越依赖我。

国庆节,我们一家去泰山看日出,程东突然将我和坐在我臂弯上的小宝一并拥入怀里,他俯身在我耳边低声说:“老婆,我爱你们。”

我的眼泪瞬间就滑了下来。

自从生了小宝后,我们之间渐渐没了恋爱时的甜蜜,取而代之的是争吵和冷战。

我一心忙着在职场冲刺,忙着夯实我的安全感,忽略了家庭。

如今我才明白,结婚就有了责任,对伴侣和孩子都必须付出陪伴和爱。铺天盖地的鸡汤和无数过来人惨烈的经验都说,女人不能为了家庭放弃工作。

说到底,其实是女人不能为了任何事情放弃自我。

一个不放弃自我的女人即使回归家庭,也能找到内心的力量,不会患得患失。

女人被困在家庭是人生的困局,可矫枉过正何尝不是?

人生没有对错,只有选择,不管什么样的选择都有得有失。真正强大的人不是竖起一身利刺对抗外界,而是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

为了这个家,为了自己的男人和孩子,我愿意放慢赶路的脚步,兼顾工作与家庭。


贝仓-我的特卖仓!品牌好货一折拿货-邀请码:154388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

很抱歉,您暂时无法发布评论。需要 登录 后才能发布。